又是陶醉又是恶心
好了现在只剩下恶心了

鲸鲸:@Zigoo

【福华,bcmf拉郎】
【thilbo,lonster,豹玫瑰】
【非要说rps的话那也是缺潮】

不逆
看清楚再关注,逆了你的cp的话自觉取关

【奇异玫瑰】听神符讲一个爱情的故事

我不管我先首专再说

哈哈哈哈哈很爆笑了,这可是我舔着大脸管太太要来的生贺

原梗是跳大神的博士在学校里帮人画符,有一天玫瑰来管博士求一个爱情符..........然后我就不剧透了。

把细胞倒过来甩一甩,想到了嗅嗅,而且,甩出来脑洞,茶太,您写吗[挑眉,big cell is watching you

谢谢茶太的生贺!烧到手的博士特别蠢了![博士:等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吧]生日时间特别尴尬,高考前一天,不高考也都是期末,大家都特别忙哈哈哈哈哈哈,我也很绝望啊。感谢茶太百忙之中给我写生贺![还因为这个脑洞尝试了新风格哈哈哈哈,辛苦啦!]新的一岁里继续一起搞奇异玫瑰,花式日玫瑰!击掌!

不加冰的奶盖绿茶:

给 @请给我口袋马丁 细胞的生贺,细胞有一堆超级可爱的脑洞,想把细胞倒过来甩一甩下面肯定哗啦哗啦掉脑洞【滚

一边祝细胞生日快乐天天都开心心心心一边敲碗等新的一岁里那些萌吐奶的粮【比哈特

 

这篇画风清奇!神他妈展开!提前预警

是我高估了自己【捂脸】最近忙到每天都想给学校表演一个花式原地爆炸,没能一章写完不得已分了个上下还写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写完下还没写到细胞给的梗妈的不说了QAQ

而且把细胞的Everett单箭头Stephen给改成了俩人双箭头

全篇都在扯淡,全部来自瞎编!




Stephen strange长期位居Steverett大学风云人物排行榜第一位,不是因为他帅,不是因为他高,不是因为他有钱,也不是因为他又高又帅又有钱,而是因为……

 

0.

“什么?”Stephen后援会会长Elaine震惊地瞪大了涂着Stephen围巾同款红色眼影的眼睛,表情狰狞的仿佛见到了Stephen的绯闻前女友,“你居然不知道Stephen,Stephen Strange?!天呐你是上个世纪来的人吗,你居然不知道他!……什么?为什么要知道他?我的天呐,你的意思是你还不知道他的护身符!不知道他的转运珠!不知道他的爱情符!不知道他的进财符!不知道他的……哎你别走啊!你回来!我还没说完呢,你等等!你给我回来!”

 

1.

“他们不是说你的爱情符超级管用吗。”Gary坐在桌子上摇晃着双腿,他看了一眼身边全神贯注地摆弄着他那一堆笔墨纸砚的人,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你怎么不给自己画一张。”

Stephen直起身来,舒展开修长的四肢伸了个懒腰,他眯着眼睛晃了晃手指,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道:“你不懂,古老的法术的力量,用在自己身上是不灵的。”

Gary早已经习惯了他这幅故弄玄虚的样子,他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无聊地抠起了自己的手指:“随便你怎么说,总之你赶紧画完咱们赶紧走,今天晚上Elaine家开party,再不回去……好好好我知道你不去,你不去我还要去呢,你赶紧画你的就对了。”

Stephen挑了挑眉,收回心神重新握起毛笔沾上了朱砂。

他心中将咒令默念一遍,笔尖在黄纸上留下了繁杂的鲜红色纹路,待最后一笔画成,Stephen放下毛笔,右手并指举在胸前,左手食指中指合拢点上眉心,一点金黄色的光芒在他指尖闪耀开来,随着他嘴唇的开合逐渐转变为一个精巧的法阵,淡金色的光芒将他本就轮廓分明的侧脸映照地更加迷人。

 

“……哎!”

“What the fuck!”

被Gary猛的捅了一下腹部的Stephen吃痛地叫出声,指尖的法阵在消失的这一瞬间燃起了一簇火苗,吓得Stephen后退一步蹦跳着狂甩手臂,他一边大口吹气一边朝Gary喊,“你你你要干什么!不知道作法的过程不能打断吗!你是想让我烧了学校吗!”

“我我我……我也不是故意的……”Gary结结巴巴地开口,他用惨痛的表情盯着Stephen满地乱窜,而后一只手捂住眼睛一只手指向教室门口,“是你你你让我看见他必须叫你的……”

Stephen在百忙之中扭头看了一眼门口,之后法师先生便瞬间僵在了原地。

不过他只静止了一秒,因为下一秒他就在火烧上自己的护腕的时候大叫出声。

 


2.

“你好。”Everett抬着头看向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了将近一头的人,他一只手攥着自己的书包带,另一只手在身侧虚握成拳,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掌心已经满是汗水。

“你你你你好!”Stephen举起左手想要习惯性地撩一下额前的白发,不过在看见自己被烧焦了一块的护腕之后又匆忙把手背到了身后,他掩饰性地伸出右手,扯起一个僵硬的笑容,“我是Stephen Strange。”

“我知道你的。”Everett看见他伸出手时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赶忙把掌心不动声色地在裤子上擦了擦才伸出手来,不过他只敢与Stephen交握一下,两只手才刚刚接触到Everett就飞快地缩回手来。他干咳一声,又拽了拽了自己并没有褶皱的上衣边缘,而后才抬起头,看向Stephen浅色的双眼眨了眨眼说道,“我想找你帮个忙。”

Stephen本来还沉浸在手中微热的温度飞快离开的失落中,听到这句话时他的眼睛噌的一下亮了起来,少年法师飞快地点了点头,连声说道:“好好好没问题啊我………咳……”Stephen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表现地似乎有些太过急切了,他赶忙咳嗽两声,努力把剩下的话吞回了肚子里。Stephen搓了搓手组织了一下语言才一脸严肃地再次开口说道:“我是说……要我帮什么忙?”

Everett没有注意到Stephen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控制住自己正疯狂地上蹿下跳着的心脏。

Everett无意识地舔了舔淡粉色的嘴唇,尽量平稳地说道:“嗯……我想……要一张符。”

Stephen心里一松,他一边想着哎呀太好了这个好办一边调整面部表情,竭尽全力让自己看起来沉稳可靠又高深莫测:“可以的,你想要一张什么样的符?”

“……一张……爱情符。”Everett说道。

“……”

“…………?”

“一张爱情符?!”Stephen忍了又忍,这次他没能把话塞回肚子,也没能管住自己突然拔高的声音,“你的意思是你有喜欢的人了?!”

“是啊。”Everett无辜地看向眼前这个仿佛尾巴被狠狠踩了一脚一样的人说道,“一直有啊。”

“……”

Stephen开始认真地思考,怎么才能在维持住自己形象的同时收回刚刚说过的话。

 

Tbc




另外不知道看文的小可爱里有没有要高考的,如果有的话,我知道你们所有的努力都会有回报,所有的梦想都会成为现实。

好期待有小可爱来给我做学妹呀~【快滚


热度(102)

© 请给我口袋马丁 | Powered by LOFTER